经济

余永定:希望人文经济学会普及基本的经济学知

时间:2019-12-10 23: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2012年12月29日,人文经济学会在北京举办成立大会,茅于轼作为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发表了主题演讲,张维迎、余永定、陈浩武、王巍等专家学者参与了主题为“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经济学”的讨论会。如下是余永定的精彩观点:

  谈到人文经济学,张维迎讲的故事说经济学家会数数,却分不清羊和狗。我不但分不清羊和狗,连数也数不清楚。当初有一个颐和园经济,不知道茅于轼先生是否参与其中,那时候认识的同行,有三四十个成员,现在有一半以上已经不在人世了。

  那个时候,我和张维迎也是同学。我到牛津大学比他早。当时,牛津大学经济系只有20个人,它属于牛津大学精英中的精英。张维迎是精英,而我不是。因为他确确实实得到了优秀硕士论文奖。当时我们探讨过,他打算研究微观经济学还是宏观经济学。我喜欢研究宏观经济学,而张维迎就研究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经常用到数学,我数学不太好,但是喜欢用数学去做研究。而微观经济学涉及所有制的问题,这对中国更重要,到底哪个更重要?后来实践做了见证,张维迎成了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我只是书斋学者,他当时做的判断比我准确的。但是我也不自卑,我研究宏观经济学和经济增长理论东西,我认为非常重要。经济大致分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跟经济增长理论结合比较多,早期古典经济学家又研究微观经济学、又研究经济增长理论,大家不要小看马克思和列宁著作,我认为他们非常了不起。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卷建立再生产理论,没有应用数学工具完全凭他非常严格的分析逻辑能力,用数字构造一个长方形,倒推过来而且能求解。马克思用再生产理论图表计算三年总产品增长,我可以告诉你100年是多少。我相信大家都没有看过,如果有时间可以看看列宁《论市场》,列宁写著作的时候只有23岁,他在里头有差分方程组,把差分方程组列出来用计算机模拟也可以得到非常有意思的结果。

  后来,这些研究被俄罗斯经济学家进一步发展,指导从苏联一直到改革开放期间资源配置理论、经济增长理论,咱们中国经济学家有个别经济学家多多少少涉及这个理论,已经很不错了。首先经济增长、宏观经济学这类东西非常重要,涉及一个国家前途、一个国家发展,要想能够应用经济学理论,对未来能够有所预测,有所理解,数学应用非常重要,自觉和不自觉都要用数学,虽然没有明确使用数学,但是有非常好思维能力实际潜在的数学家,或者逻辑混乱的人,虽然使用数学,根本不懂数学怎么回事,最后推出错误的理解。

  不但关心微观问题、不但关心道德问题等,还要关心经济动态发展过程,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个问题对中国非常重要,经过三十多年高速增长,实际到一个转折点,经济增长是否持续下去?我觉得非常重要,如果搞的好依然保持相当高的怎样水平,最近几年是机会窗口,如果这几年没有调整好的话,在宏观经济发展战略犯了错,我们以后经济增长可能停滞,有可能陷入中产陷阱。

  成立人文经济学会非常重要,正确的经济政策得到落实需要民众的支持,媒体解释经济增长相关问题时不太正确,茅老师和张维迎谈到跟日常关系密切,关于经济增长和宏观问题跟每个人生活联系并不是那么紧密,必须正确的前提出发,经过严格的推论才能得到这些理论。如果不能正确理解什么是正确的政策、什么是错误的政策,后果是很严重的。咱们在03年讨论人民币汇率问题,有许多声音认为让人民币汇率升值是趋为美国压力,越让我干什么就越不干什么,这样政策延续到05年我们做了调整,但始终干预比较多,直到为止依然有比较大的顺差,积累3.3万亿外汇储备,03年一桶石油二三十美元,现在石油100美元以上,你可以想象购买力,当时五千亿现在已经3.3万亿,实际有很多媒体受众不太理解很基本的问题,就是一个国家如果要想跟人借钱,最根本方法有贸易逆差,想把钱借给人家有贸易顺差,中国是资本输入国,因为每年引入大量的FDA,中国早就资本输出国,你懂经济学就知道,一个国家资本输出国还是输入国,就看经常项目顺差还是逆差,你把东西卖给别人,人家给你一个借条,这个借条就是这个国家的货币,现在这个货币贬值,继续贸易顺差,我们继续积累日益不值钱的美元,全世界中央银行拼命印票子解决一切问题,不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而是全世界债券者联合起来,你不懂这些东西可能支持错误上。

  希望人文经济学会推广普及重要的基本经济学知识,媒体提供大家正确理解经济问题的方法,这样我们国家经济增长才可持续,避免遭到不必要的损失,这点非常重要的。

  研究经济学的人首先解决一个哲学问题,你怎么看待所谓的必然和偶然,怎么看历史的发展,我们实际有很多经济学家从某种正统观点来看,已经非常离经叛道,但是从哲学来讲依然受非常传统观点的束缚,他相信非常具有确定性的世界,经济学家像物理学家,预测行进的轨道,这种观点必须改变。简单看一下《西方哲学史》,鸡因为每天早上主人喂食,第二天主人把它脖子扭断了,要求经济做出准确判断,不可能的。如果一个经济学家说我可以预测什么,一般是骗子,经济学家应该知道你的局限性,比如对过去事情重新加以解释,人家解释不了东西现在解释清楚,这是对过去的解释,你对未来解释实际你对未来预测,往往还是要错,真正预测对的并不多。刚才提到经济,大家认为利用模型可以预测未来,结果从此之后他们再没有对,我想说的在许多你想让我给你提供确切答案,没法给你确切答案,经济学家也不是什么不知道,有些东西虽然不能给出非常具体时段、数字,但是某种必然性可以知道,比如双顺差的问题,坚持资本顺差、贸易顺差,最后结果积累大量外汇储备,外汇储备被债务拥有者通过各种方式冲抵上,最后你就受到损失。我觉得经济学家在这方面可以对社会做出贡献。

  数字不能证明什么,但是有时候数字能说明一些问题,我想大家应该知道这么一个数字,去年中国拥有差不多5万亿海外资产,中国拥有差不多3万亿海外负债,也就是说中国是2万亿净海外资产持有者,既然你是资产持有者,就应该获得利息收入,可是去年中国支付利息是270亿美元,你刚才讲资源配置问题,从所有制角度讲的,我是从宏观经济角度讲、资源国际配置来讲,我自己2万亿净持有人不但得不到收益,还要给别人付钱。08年根据美国著名的研究组织和世界银行调查,美国在华企业投资收益率是33%,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收益率是22%,这就说明在中国有高回报的投资项目,与此同时我们大量购买美国国库券,美国国库券收益率当年3%左右,现在是1.6%,美国通货膨胀率负2%,也就是我们收益是负的,我们分析分析原因何在,否则人家白用你的钱,而且收你的息,天下这样的蠢事不太多,不能接着做下去。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