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

山西临汾:四份真真的假证PK原始真证

时间:2019-11-29 02:3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临汾67岁的孔祥伟和61岁的妻子赵彩琴原本有一个温暖的家,两人都被临汾市残疾人联合会认定为智力二级残疾,位于建设北路的家虽然不大仅42.69平米,但几十年来却一直是孔祥伟一家三口唯一的住所。2015年12日9日,孔祥伟一家被人连唬带骗挪出了住了几十年的家,至今四处漂泊,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而这一切都源于有关孔祥伟夫妇的四份“真实”的假证——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房产证。说真实,是因为这些证件都是通过正规部门审批办理的,说假证,是因为那些原始的证件一直被孔祥伟夫妇的监护人妥为保管,未曾离开分秒,莫名多出的那些证件完全是克隆产品。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克隆这些证件?相关职能部门又是如何“顺畅”地审批办理?各个关口真如他们所说“合法、规范、没有过错”吗?这对年逾六旬的智残夫妇就真的投诉无门有屈难伸吗?

  2014年4月26日,孔祥伟和赵彩琴的儿子孔令文由于单位要集资买房,经人介绍认识了临汾市旭鹰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毛永茹和范艺夫妇,并以月息六分的高额利息从毛永茹处借了12万元,当时毛从12万元中扣除了两个月利息9600元整,孔令文实际只收到了11万零400元,而借款的条件则是必须签署一份书面文件。据临汾市公安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孔祥伟、赵彩琴(孔令文代)和范艺、毛永茹于2014年4月26日签署了一份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将临汾市建设北路铁路二区5号楼2单元4层222号住房(编号为:临房产证车字第号)以1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范艺、毛永茹。智力二级残疾、小学都没毕业的孔祥伟并不知道这个协议代表着什么,在对方要求下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同样患有智力二级残疾不识字的赵彩琴却是由儿子孔令文代签。据孔令文向网易山西透露,他在签字的时候,对方只是告诉他是抵押,不进屋交易和过户。据透露,该处房产市场价格在20—25万元左右,显然12万元的价格远远低于其实际价格。

  据了解,由于孔祥伟和赵彩琴都患有智力残疾,他们家的户口本、身份证、房产证、结婚证等相关证件一直由赵彩琴母亲帮忙保管,后来赵彩琴母亲去世后,就由其姐姐赵玉凤帮忙保管,临汾市残疾人联合会颁发的残疾人证中监护人也是赵彩琴的姐姐。据临汾市经济开发区北环社区工作人员透露,2014年7月28日,孔祥伟、赵彩琴夫妇在两个陌生人的陪同下,声称身份证、户口本丢失,要求社区出具证明补办相关证件,随后又在7月29日在临汾市公安局北城派出所补办了户口本,第二天又补办了两个人的身份证,并于2014年11月28日补办了结婚证,在临汾日报发布遗失声明后,2014年12月3日补办了房产证。至此,孔祥伟和赵彩琴的有效证件被全部复制。

  整个证件补办过程可谓是顺利之至,这让一些备受办证折磨的人们感觉不可思议。知情者一句话道出了“人家就是做这的(放高利贷),相关关节都有关系,当然是一路绿灯啦”

  如今,孔祥伟一家的房子被毛永如和范艺夫妇安装了防盗门进不去,就连补办的所有证件都依然被对方扣押,即使队受理案件以后依然如此!而旧有的身份证件依然还可以继续使用,这让赵玉凤亲属们倍感屈辱和无奈。

  2014年十二月十一日,临汾市华尧公证处公证员崔丽萍对孔祥伟、赵彩琴夫妇和范艺、毛永茹夫妇所谓的房屋买卖合同进行了公证,并且当面重新签署了一份合同,并将原合产证编号变更为新补办的编号(补办编号为:临房权证车字第号),合同上赵彩琴的签名由孔祥伟代签。据临汾市华尧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显示:“经查,甲方孔祥伟、赵彩琴系夫妻关系,乙方范艺、毛永茹系夫妻关系,甲乙双方经协商一致订立了《房屋买卖合同》,双方在订立合同是具有法律规定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双方当事人的签约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五条的规定,合同内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的规定,合同上双方当事人的签名、捺指印属实”。

  临汾市华尧公证处主任梁某一再向网易山西强调,公证处的公证是符合法律程序,合法有效的,但对于孔祥伟和赵彩琴系智力二级残疾人士一事却不愿意过多解释。

  赵彩琴的二姐赵彩凤气愤地说:“人家这就是骗两个傻子了,自从发生这事以来,对方就威胁他们,不让通知家里人。我们也是去他家看他们的时候才发现被换了防盗门,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最后几经周折才在附件的村子里找到了他们两个。如果是两个正常人,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据知情者提供的一份现金明细账显示,毛永茹在明细账中记录了旭鹰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收支情况,其中就详细记录了孔令文借款及利息、办理登报遗失声明费用、搬家租房费用等,其中还有给公证处买床和办公用品共计4500元。家属指着账本对网易山西说,“这就是为什么人家不管是不是两个傻子,就给出的所谓公平、合法公证的原因”。

  2015年1月23日,家属发现后,第一时间报了警,临汾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北城派出所认为是刑事案件,移交给了责任区大队,大队于当日受理了案件,但1月28日却出具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后家属申请复议,临汾市经济开发区分局维持了不予立案的决定。2015年3月27日,临汾市公安局做出了刑事复核决定书,撤销了经济开发区分局的复议决定,案件又回到了起点。然而,2015年6月1日,临汾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队又给出了同样不予立案的决定,维权的路似乎又看不到了希望。

  事情发生后,临汾市残疾人联合会以残疾益受到侵害,派遣律师向临汾市公安局和临汾市华尧公证处下达过“关于请求查处侵害残疾人合法权益的函”的律师函,然而,双方都未对此给予正面回应。网易山西多次电话联系临汾市公安局相关部门,也未得到其正面回应。

  记者就不由的疑惑,两个智力残疾的人,又是怎么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办理了户口本、身份证、房产证、结婚证,并在公证处的公证下签署了房屋买卖合同,最终又被人强行搬离了已经住了几十年的家?难倒各职能部门在补办证件时就没有认真把关吗?代表着正义和公平的临汾市华尧公证处,当事人当面签字也没有发现吗?是失察还是其中有某些不为人知的利益链存在?高利贷公司在临汾因何可以利用看似合法的手段夺人房产?究竟是谁在为放高利贷者支撑着强大的“保护伞”?两个智障老人如今只能躲在出租房内度日如年,原来的家已经被人更换了新防盗门,回家的路似乎只有一门之隔,又好像遥不可及!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