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

战争的爆发:何为“修昔底德陷阱”?

时间:2019-11-04 21:2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本文是收录在《中国国家历史·玖》中的一篇文章,“修昔底德陷阱”命题的核心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对照近期中美之间由贸易引起的纷争。那么,“修昔底德陷阱”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又能给我们什么启发呢?请看下文。

  近年来,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关系进入新阶段,“修昔底德陷阱”作为一个历史命题,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一个常见话语,并为人们所熟知、议论。“修昔底德陷阱”命题的核心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简单说,就是“国强必霸”,争霸必战。

  修昔底德是古希腊著名的历史学家,但“修昔底德陷阱”这一命题却与修昔底德没有直接关系。它是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格拉姆·阿利森 (Graham Allison) 依据修昔底德对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原因分析,而进一步提炼出的一种逻辑关系。因此,要想了解修昔底德陷阱的具体内容还得回到伯罗奔尼撒战争本身。

  伯罗奔尼撒战争发生在公元前 431 年到公元前 404 年,是以雅典和斯巴达为首的提洛同盟和伯罗奔尼撒同盟之间发生的一次希腊文明内的“世界大战”,战争几乎波及整个希腊世界。这场战争的爆发既有雅典和斯巴达这两个城邦的争霸,也有以两个城邦为核心的国际同盟在其中的推波助澜。

  雅典和斯巴达是当时希腊世界两个最大的城邦。斯巴达在希腊半岛最南端的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国土面积达到 8400 平方公里,人口最多的时候多达 40 万人。约在公元前 7 世纪末,斯巴达的国土已经达到最大。当时希腊世界除了雅典可匹敌外,大多数城邦国土面积都特别狭小,只有数百平方公里,人口只有几万人、数千人,甚至数百人。斯巴达国土虽大,但其本身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即它的领土有一半是征服而来,这些被征服的地区居民被称为黑劳士,他们对斯巴达的统治很不满。而斯巴达统治阶层的人数较少,只有黑劳士总人数的五分之一。因此,防范黑劳士的起义,维护自己的统治成为斯巴达人的一个重要任务,为此,大约从公元前 6 世纪前期,斯巴达开始与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诸邦,尤其是它的邻邦签署协议,逐步地形成了一个以斯巴达为中心的国际组织,历史上通常称之为伯罗奔尼撒同盟。后来不少中部希腊的城邦也加入了同盟。

  雅典是希腊世界第二大城邦,国土面积约为 2400 平方公里,人口最多的时候也是 40 万人。雅典位于希腊中部的阿提卡半岛。在公元前 6 世纪前中期,雅典的国力比较薄弱,但在公元前 6 世纪末,雅典建立起,国力开始上升。这引起了斯巴达的警觉。斯巴达多次派兵,试图推翻雅典,但最后失败。可以说雅典和斯巴达很早就产生了矛盾。当时的雅典国力还比较弱小,对斯巴达的干预还没有根治的手段。但进入公元前 5 世纪,雅典的国力开始快速上升。这一方面是因为雅典采取了发展工商业的措施,另一方面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海上利益,雅典大力发展海军,尤其是公元前 483 年,雅典在本国境内发现了一个银矿,他们利用这一意外收入大力发展海军,逐步地使自己成为希腊世界海上实力最强大的城邦。

  公元前 480 年,波斯帝国在皇帝薛西斯的率领下发动入侵希腊的战争。希腊世界大约 32 个城邦一起组成反波斯的希腊同盟,共同推举斯巴达作为领袖。公元前 479 年,波斯军队战败退出希腊。斯巴达因为工商业落后,觉得继续与波斯作战无利可图,于是放弃了希腊联盟的领导权,联盟领导权落入雅典。之后雅典拉拢爱琴海上的城邦,以报复波斯、惩罚投降波斯的城邦、掠获战利品以弥补战争损失为借口,组建了一个新的同盟组织,即提洛同盟。雅典要求提洛同盟成员必须缴纳军费,提供军队。利用盟国的支持,雅典组建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在爱琴海上四处出击,雅典的国力逐步地得到提升,并在公元前 470 年达到了与斯巴达不分伯仲的地步。

  强大起来的雅典改变了此前专注爱琴海发展的外交政策,开始在希腊半岛扩张势力,一度控制了波奥提亚、麦伽拉等地。麦伽拉原来是斯巴达的盟友,因斯巴达的另一个盟友科林斯试图控制麦伽拉,麦伽拉遂向雅典求助,并加入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于是,雅典和科林斯之间发生战争(公元前 460—公元前 445 年)。斯巴达鉴于雅典在中希腊的势力扩张,一度出兵干预(公元前 458 年)。但斯巴达的出兵似乎主要是炫耀武力,之后很快撤军。公元前 450 年、公元前 445 年,雅典和斯巴达双方先后签署《五年停战协定》《三十年和约》。和约约定雅典退出此前占领的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领土周边,双方协商解决争端。在公元前432 年,当双方争执日趋激烈的时候,雅典曾经提出请第三方仲裁。从公元前 457 年到公元前 432 年,雅典和斯巴达双方一直没有发生直接的冲突。

  但到公元前 431 年,伯罗奔尼撒同盟与提洛同盟终于没有能管控住彼此之间的矛盾。这原因何在呢?这要从“同盟”说起。从国际关系学的角度分析,国际同盟对所有的成员国来说其实都具有潜在的特殊利益,我们可以称之为“同盟红利”,其中盟主从总红利中分得的份额最大,因此更看重这份红利。例如斯巴达通过伯罗奔尼撒同盟维持了对国内的黑劳士的统治,而雅典则凭借提洛同盟每年都能获得一大笔盟金,利用这笔盟金,雅典组建海军四处掠夺,带来丰厚的战利品。但同样不可忽视的是,普通盟国也借助于盟主和同盟的支持,捞取自己的“同盟红利”,它们一方面可以加强对国内的统治,另一方面在与其他非同盟国的竞争中可以获得仅凭一己之力无法获得的优势与好处。因此,盟国也有自己的利益考虑,它们的自作主张,常将同盟带向盟主也无法控制的方向。

  这种局面在公元前 435 年恰恰出现了。这一年,亚得里亚海沿岸的埃庇丹努斯城邦发生,失败的埃庇丹努斯贵族向北方蛮族求助,而城内的平民则向科西拉求助,科西拉不知道什么原因拒绝提供援助。于是,埃庇丹努斯的平民向科西拉的敌对城邦科林斯求助。科林斯出兵援助埃庇丹努斯平民,科西拉有些担心,于是向雅典求助。雅典答应接纳科西拉加入提洛同盟。雅典此举严重危害了作为斯巴达盟友的科林斯的利益。到公元前 432 年,科林斯在爱琴海北面的殖民地波提迪亚与科林斯联合反对雅典,危害到雅典在爱琴海的海上利益,雅典试图加强对波提迪亚的控制。科林斯惊恐万分,遂向斯巴达求助。事情的发展开始脱离两大盟主的控制。

  科林斯强烈要求斯巴达为其出面回击雅典的进攻,并暗示如果斯巴达不出面,它将投靠雅典。科林斯是斯巴达的重要盟友、伯罗奔尼撒同盟的主要成员,因其地处斯巴达北部,并与斯巴达的国土接壤,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科林斯同时还拉拢了它的邻邦麦伽拉。麦伽拉的地理位置同样重要,其北面直接面向中部希腊,对控制中希腊具有重要的地缘价值。一旦失去麦伽拉,实际上就失去了中希腊。这样,斯巴达遂为两个重要盟友绑架,为了维护伯罗奔尼撒同盟,斯巴达不顾雅典提出的“仲裁”建议,最终发起了伯罗奔尼撒战争。

  上述内容实际上是伯罗奔尼撒战争起因的浓缩。从这个过程看,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原因实际上有两个:一是雅典与斯巴达两大盟主之间的深层次矛盾,修昔底德将其总结为“雅典势力的日益增长,引起斯巴达人的恐惧,从而使战争成为不可避免”;另一个则是两大同盟的盟友之间,为争取自己的“同盟红利”,而频频制造出各种事端,令本已紧张的局面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一触即发。所以,“修昔底德陷阱”,实际上是以盟主、盟友两方面来讲战争爆发的原因,这对于研究两大同盟对立下的国际关系格局很有启发。但现在报纸杂志、新闻媒体上所讲的“修昔底德陷阱”却只述及一个层面(即“盟主因素”),而忽视了“盟友”因素。因此,它忽视了修昔底德在叙述过程中隐含的对战争原因的分析,对修昔底德总结出来的原因又做了片面化的简化。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